脑洞太大补不起来

最近沉迷刀乱国服,病弱体质,经常抽风,随时可能弃坑

您没有错(短篇)

放飞自我的小段子,捞sada捞到吐血依旧不见踪影,限锻坠机早就不抱希望,于是来报社
无cp,硬要掰成烛审的话我也不拦你们←_←
ooc一定,私设一定,幼儿园文笔
接受的go
——————————————————
夜,审神者抱膝靠着卧室冰冷墙壁就这么盯着唯一亮着但也即将燃尽的蜡烛出神。
今天是战力扩充战役最后一天,耗尽了本丸所有的资源用于为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的出阵队伍手入依旧没能带回传说中的太鼓钟贞宗。
——果然还是自己太没用了呐。
灵力低微,出身平凡,相貌也不好看,这样的审神者怎么可能迎接到那么优秀的刀剑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可不是么?真是醉了……”
“就凭一堆不入流的太刀打刀就想怼e4,搞笑也给我适可而止。”
……
相比于其他同僚的恶语相加,付丧神们毫不掩饰脸上失望的表情更让审神者难受。
今天一天完全没敢和烛台切光忠照面,怕一向严格教导比教导主任更甚的青年会责骂自己。
不,也许那种痛心疾首的面孔更可怕?
陷入自我厌弃情绪,审神者没有发现刚刚还在恐惧的付丧神已经正大光明进了房间。
“怎么还不睡?”
“啊!”
本性其实跟只兔子差不了多少的审神者直接吓得全身僵硬。
简直就是以前上课走神被老师发现点名提问周围同学都不愿出手相助的悲催状况再现。
“明天还有早课,快点睡觉。”注意到对方被自己一句话惊吓得不敢动弹,烛台切无奈放轻了语调,伸手准备把主公拉起来,直到碰触到冰冷的手指意识到面前的孩子就这么坐着呆了半夜,强忍的一股无名火又要升腾而起,却被生生打断——
“对不起……”
“嗯?”
“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没能把太鼓钟贞宗带回来。”
金色的瞳孔微缩,轮到黑发的青年沉默不语。
“烛台切先生一定很生气难过,对不起,我会在明天写辞职申请,让一个灵力更加高强的审神者来这里,这样不只是太鼓钟贞宗,其他的稀有刀剑也会很快就……”
“您没有错。”
“哎?烛台切先……?!”
小小的惊呼声被宽厚的胸膛堵了回去,审神者整个人被紧紧禁锢在有力的怀抱中。
“每次出阵回来,您都会及时安排手入,作战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部署,日课也有好好完成,就基本的审神者素养您是合格的。您没有错。”
——错的明明是能力不足导致受伤频频的我们,根本不是您。
“……烛台切先生不怪我吗?”许久,闷闷的鼻音从胸口传出。
“啊,当然不会。”
“谢谢……”
很快,细微而绵长的呼吸声让烛台切意识到孩子睡着了。
轻轻把主公放在床褥中央,小心掖好被角,付丧神想想,还是在孩子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有个好梦,晚安。”

评论
热度(7)
© 脑洞太大补不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