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太大补不起来

最近沉迷刀乱国服,病弱体质,经常抽风,随时可能弃坑

万世之樱(二)

红壳的潘多拉×刀剑乱舞

私设有,ooc肯定有,幼儿园文笔

合法正太审cation(后期)

欢乐温馨偏亲情向(后期),故cp不定,无主cp可能

请dalao多多指正,谢谢

另:

高能预警!

脑洞预警!

血腥可能预警!

请谨慎阅读,一旦有不适内容,请直接右上角!

接受的go

——————————————————————————————

“‘暗堕’刀剑?!那种据说实力强得超出规格,没人亲眼见过的家伙们?”事关家人爱染,就连平素没什么正形的明石国行也推了推眼镜,不曾见过的肃杀神色自金绿与赤红的瞳中浮现。

“是的,我们都是费了很大劲才从那群混蛋手上逃走,从本丸里面撤出来。”来不及擦一下被烟熏火燎得一片漆黑的脸,壮实孩子懊丧地挠着本来就没多长又被高温烤焦不少的漆黑短发,“可恶,如果不是我不够强,大将才不会需要掩护我们一个人——”

“不要说了,厚!”同样被弄成花猫脸的乱藤四郎拼命揉变成兔子一般红通通的眼睛,分不出是被烟熏还是哭成那样,“还是快带大家一起离开这里,即使是主公设下的结界也困不住他们太久!”

话音刚落,本丸大门发出来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如同水纹一般的光芒隐约闪现。

“结界要支撑不住了!”

作为资深驱邪除魔的神社成员,石切丸马上觉察到了异状。

“快跑。”危机时刻,反而是几乎就没合过群的大俱利伽罗一把抄起还在昏迷中的前田藤四郎背在背上,向来时的路奔去。

鹤丸和陆奥守也反应过来,抱起平野和秋田紧随其后。

“现在去哪儿?”宗三背上小夜,在之前的出征中未受到伤害的江雪自主在队伍末尾断后兼警戒,不忘向前面的领头人询问。

早就顾不上痛心自己拜托主上捎带自己去万屋买的各种艳丽指甲油付之一炬,清光拉着大和守跑在最前方:“看情况只能暂时去秘宝之里,检非违使到不了!”

新到本丸没多久的后藤藤四郎刚用之前山姥切国广递来的灵布披风撕成应急绷带帮忙为伤的比较重的成员缠上止血,回头催促本丸平日的手入担当却看到一张铁青的脸,吓得手脚冰凉:“药研哥?药研哥!你还好吗?!”

“……后藤?啊啊我没事,快走吧!”

虽然这么说,但后藤分明从一向支撑着粟田口短刀的刚毅面孔中读出了惊惧和悲痛。

“果然大将真的很受本丸的大家爱戴呢,连药研哥都这样……”

后藤再度背过身时,药研无声地自言自语,不知是血还是泪的液体自脸庞划过——

“为什么……大哥……”

———————————一小时前——————————————

“啊,明石哥哥还没回来……”爱染国俊坐在屋檐下的走廊无聊地晃荡双腿,“不会是在远征路上半中间偷懒了吧……”

“噗,还真说不定有这种可能。”元气满满的秋田藤四郎端着托盘从身边经过,“话说爱染你不去帮忙?今天可是主君亲自下厨,可以尽情偷吃不会被烛台切叔叔骂的~”

“哎?主公会做饭?头一回听说呢。”

“嘿嘿,惊讶吧,有听来得很早的退说过,以前在烛台切叔叔他们还没来的时候,便当、餐点、夜宵全~是主君做的!据说一点都不比在伊达那边的饮食差哟!”

“真的假的?!等等我秋田!”

厨房土灶边,约莫十六七岁,头披薄纱的少年撩开面纱下摆手执小碟轻嘬一口原汤,满意点头:“火候刚好,lucky!接下来再做个唐扬鸡块就可以坐等大家回来开饭!”

“主公!”一团火红掠进厨房,扑在少年背后,“有什么可以帮忙?”

“呜哇危险动作爱染酱!”即使差点点整张脸撞进汤锅,被称为“主公”的少年也没办法对自家刀剑发火,只能回身摸摸爱染脑袋瓜,“不可以在厨房做这种事情知道吗?”

“啊对不起……”爱染显然也发现了刚才的动作的危险度,乖乖低头老实认错。

“怎么?想来先尝为快?”看到后进厨房的秋田一脸“好想尝好想尝但是要在主君面前保持恭敬形象”的表情,堪堪忍住不笑场的少年指指锅中的汤,“才炖好的大骨汤,要先喝点吗?”

“要!”不出意外的异口同声响起。

“那就快去洗手哦,再晚点的话大部队就……”

双手撑起膝盖弯腰正循循善诱的少年话说到一半顿住了,直身怔怔面对着正厅的方向半晌没再出声。

“主君?”

“……秋田,去告诉药研去集合大家在庭院前做好迎击准备,爱染去马厩和田地找小夜小乱他们回来,快!”

在两个孩子印象中一直从容不迫的声线此时变得焦灼:“有不速之客要来了!”

少顷,一群短刀已经集合完毕,只是个个都是疑惑与不解。

“秋田,大将召集我们迎击敌人,可大将自己去了哪里知道吗?”战场经验丰富的药研首先向传达人发问。

秋田摇摇头,粉色的短发随之晃动:“我只是看到主君匆匆忙忙奔出了厨房往手合间的方向去了,至于之后就……”

“等等,大家别说话!”过去也常在战场巡回多年的厚制止了两人的对话,“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这个是……钢铁碰撞的——?”听力最好的今剑一下就反应过来。

“从正厅传来的!”同时发觉的还有乱藤四郎。

“……主公/主君/大将有危险!”

与此同时,正厅一片狼藉,而这间宅邸的主人,则是被一串异常长的念珠缠住手腕堪堪悬空吊在梁下,已经动弹不得。

“佛法无边,回头是岸。施主还是不肯觉悟吗?”

念珠的另一头,被一个长发已经及地的男子牢牢拽住,很难想象明明是那么瘦弱的身躯,竟能达到这种程度。

“……怎么……可能放弃!”硬邦邦的回答,从被吊之人齿缝里挤出来。

“不必再对这种货色多费唇舌。”旁边半张脸已满是被骨刺覆盖的青年截住了话头,“我说最后一次,把弟弟们交出来。”

“……那么……我也最后一次回答你……我拒绝!”已被砍成两半飞散的薄纱再也覆盖不了少年碧绿眸子此刻几欲化为实体喷涌而出的怒火,“绝对……不会把家人……交给你们!”

“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气节的年轻人呢。”突兀的笑声自两个始作俑者身后响起,“那么……”

——唰

“主公大人——!”爱染国俊一马当先冲到正厅门口,随即如同按了暂停键一般半步也迈不出去,全身僵硬地看着衣饰华丽却缠绕着不详黑气的青衣付丧神将自己的主人干脆利落斩成两半。

“是爱染啊,哦,这不是今剑和小退吗,真是太好了。”满溅鲜血的骨刺如同刺穿了什么生物,青年的笑容宛若恶鬼,“来,跟哥哥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待的地方。”

“……!!!!!!”

即使是身为刀剑的付丧神,面对着这幕人间地狱,一群孩子们仍是吓得瑟瑟发抖,这不是因为本身的惨状,而是他们看清了青年的另外半张仍算得正常的脸——

“一……一期哥哥……?!”

——————————————————————————————

清明节应个景(谁要这景啊!

原本大纲是早就想好,化成文字却足足憋了一个多星期,我对不起语文老师_(:з」∠)_

以及,开头还是没有写完,在此土下座……

评论
热度(1)
© 脑洞太大补不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